皇冠平台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皇冠平台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步步为嫡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离九儿   内容大小:656 KB  下载:步步为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2-05 12:33:52

本书由 笨笨YJ123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步步为嫡》

作者:离九儿

文案:

她只想勾结他,从未想过要嫁他。

楚棠前世痴心错付,死的时候,夫君在前院迎娶她的庶妹。

重生回到韶华正好时,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勾结那负心人的死对头,十五年后权倾朝野,手段奸佞,心肠毒辣的当朝首辅。

可这玩世不恭,纨绔邪魅的霍家庶子又是哪一只?

一定是认错人了!

霍重华阴测测的笑道:“现在想走?晚了!来来来,娘子,你我去好好商讨一下合作细节。”

PS:男强,女强,强强联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一切阴谋诡计皆服务于男女主谈恋爱!

内容标签:重生

主角:楚棠 ┃ 配角:霍重华,顾景航,沈岳,顾崇明 ┃ 其它:重生,复仇,甜宠文,冤家,一对一

=================

第1章 楔子:浮生若梦

  戏文里常说‘浮生若梦’,换作曾今,楚棠是不以为然的。

  她是楚家的嫡女,其容色亦如其名,当真是海棠花娇,才色双绝,十三岁时就已名动京城。

  那时的楚棠,明艳动人,是女子最好的年华时,上门求亲的世家子弟更是如过江之鲫,她谁也看不上,楚家也不会轻易嫁出嫡长女。

  世家贵族的女儿,都是嫁在‘刀刃上’的,都是家族荣耀的棋子,楚棠的宿命亦是如此。

  母亲早逝,父亲偏宠姨娘和庶妹们,楚棠下面还有个一母同胞的弟弟,她处处小心,步步谨慎,帮衬幼弟在家中站稳脚跟,可谁料没隔几年姨娘也生下一个儿子。

  自此,就连幼弟也不受父亲待见了。

  就这样不好不坏的在家中待了十五年,她记得那年正值海棠花开,满院的花海开的奇艳灼灼,仿佛天底下的春//色都凝聚在了那一天的午后,也正是那日,她认识了这辈子命里的克星--顾景航。

  当年他刚及弱冠,兰芝玉树,墨发玉冠,就那样长生玉立的站在海棠花下,痴痴的看着她,眸光如铸一般,仿佛一眼就能将人吸到骨子里去。

  他长的非常好看,身形高大健硕,但是面容却又如儒生俊雅,五官立挺葳蕤,像是上天精雕细琢出来的雕塑。

  “你看我作何?”楚棠气急败坏,她却没察觉自己微微发烫的脸,白瓷一样的肌肤,因为紧张,泛起一层诱人的粉红。

  哪有正经男子这般看着闺阁女儿家的?

  顾景航看痴了去,似乎并没有听到,过了片刻,才有些局促的抱拳道歉:“那个……在下以为是见着熟人了,倘若方才孟浪了,还望姑娘见谅。”

  海棠半信半疑的相信了他的所谓的借口。

  后来,海棠知道他是定北侯的四公子,皇帝钦点的武状元。可惜只是个庶出的公子,还是排行老四。

  自古袭爵,都是立长或立嫡。

  他就算跟着定北侯远征漠北,立了军功,也不可能继承顾家爵位。

  一月后,顾景航却出乎意料的上门求亲了。

  楚家是世代的簪缨世家,宫里头更有荣宠三千的楚贵妃,楚家对容色艳压群芳的楚棠另有打算。

  楚棠自小就知道她的归宿最终会像姑母一样,成为皇家人,为楚家子嗣的仕途做好铺垫。

  毫无悬念,顾景航的求亲被楚家婉言回拒了。

  楚棠以为这一切就这么定下来,谁知半年后,顾景航一身戎装从大同赶回来,他平定鞑子侵关有功,又斩杀外敌千余人,活捉了外敌侵军的首领安木达,龙心大悦,封邑百千。顾景航借此机会向皇帝求了赐婚的圣旨,一时间楚家任谁也不敢再反对这门亲事。

  第二年,楚棠十六岁,就风光的嫁到了定北侯府,成了顾家的四奶奶。

  花烛那夜,顾景航跟个毛头小子一样紧张到光会傻笑,只抱着她说了半宿的话,还说:“我到今天才知道,原来这前半生的等待都是为了你。”

  少女初动真情,满心欢喜。

  被自己心悦的男子如此珍之,重之,哪个女子能不高兴呢!

  她是何等的心性?又是非常人所能及的聪慧,进门后就帮衬着顾景航谋划着他一直想要的东西。

  先是定北侯府的世子之位,一个庶子要想从顾家众多兄弟当中脱颖而出并不容易,更何况上面已经有一个名正言顺的世子。

  楚棠承认自己用了些手段,做了些违背良心的事,跟他一起步步为营,夺了顾家的掌家权。

  本以为她这般真心待他,也能换来对方真情以待,毕竟他当初花了那么大的心思娶她。那时大同异动,他本不必赶往前线,之所以冒着生命危险去抢军功,为的就是能在皇帝面前求娶她,给她一份荣耀体面的出嫁。

  可原来啊,一切只是一场幻想,一场有毒的空欢喜。

  最为可笑的是,原来初次见面时,他嘴中的‘熟人’当真是真有其人。

  楚棠也是在顾景航的书房无意看到一副画册,才知道自己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当了旁人的替身,却还浑然不知的以为顾景航视她如命。

  她腹中三个月大的骨肉就在那次流产了,从此落下了不孕的毛病。

  楚棠醒来时,顾景航就坐在榻边,那双淬满星辰的眸子仿佛一下子黯然失色,再也没有往日的凝视她时的柔情了,他嗓音沉重黯哑,嗓音没有丝毫温度,道:“谁让你去碰那副画册的!?你一直那样下去不好么?我本可以照顾你一世,给你想要的一切,可是现在……”

  她想要的一切?从头到尾,她最想要的无非是一个他啊。

  楚棠表面端庄舒凝,骨子里却是好强倔强的,她怎么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不管不顾的去拉扯顾景航,一定要让他说个清楚。

  顾景航是个武将,一起身就轻易躲开了她的撕扯,那样居高临下,像是看着一个濒临消亡的魂魄,道:“我说过,你只要好好待在侯府,我自会给你一切。”

  楚棠身子虚弱,绝望透顶,却也听出了他话里的冷落与温怒。当日,顾景航就去了宣府,这一去就是八年。

  八年啊!

  一个女人能有几个八年?

  她从碧玉年华熬成了憔悴少妇,她的夫君却从来都没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与说法。就那样决绝的将她一人丢在这座人情冷落的侯府整整八年不闻不问。

  一年前,顾景航又带着一身的军功回来了,定北侯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他顺理成章的继承了侯位。

  是以,楚棠的身份也跟着水涨船高,成了别人众星捧月的侯夫人,可她却哪里也去不了。

  四月暖春的和风自半开的窗棂措不及防的灌了进来,楚棠倚在铺着绒毯的软椅上,一身华贵的绫罗锦,却也掩盖不住她苍白如纸的容色。

  她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出去走走了。

  当年的明艳天下的楚家嫡女再也不复存在,此刻的楚棠不过是裹在一层荣华富贵之下的惨躯,就等着那人给了她一个痛快的了解,就这样不生不死的囚禁她,给她无上的荣耀,只不过也是看在这张‘故人’的脸的份上吧?

  否则,但凡顾景航对她还存了半点情义,就不会迎娶楚玉。她是楚棠的庶妹,也是害瘸了楚棠胞弟的罪魁祸首。

  楚棠仅存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无非只剩下她的胞弟,事发之后,她苦苦哀求顾景航,哪怕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去给胞弟讨个说法。

  顾景航倒好,反其道而行,没过多久就直接将楚玉以平妻的身份抬进了门。

  外面鞭炮连天,喧声的锣鼓,就算她深居至此,也知外面是何等的喧哗热闹,楚棠觉得恍如隔世,她已经太久没有听到过这种热闹了,八年囚禁的岁月令得她如今不良于行,她也与胞弟一样,也成了一个瘸子。

  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不明白呢?她的庶妹楚玉也长了一双与她相似的眉眼,那人抬了楚玉又是为了那个所谓的‘熟人’吧。

  一个替身不够,如今又找一个!

  楚棠骨子里的傲慢让她内心无以复加的屈辱感愈演愈烈。

  仲春的风吹在身上,凉意自右脚骨的铁链上传了上来,她微微一动,就能听见铁链滑动地板的声音,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整整八年里,听得最多的就是这个声音。

  像是催命的符咒,无法挣脱。

  墨隋儿端了铜盆,撩了珠帘走了过来,见势忙俯下身,劝道:“夫人,您就莫要动了,您这脚踝才刚消肿,您再这样下去,今后……”当真就站不起来了。

  楚棠双目无神的望着临窗大炕上摆着的一只景泰蓝红釉缠枝纹的花瓶,里面的海棠花已经开始谢了,她记得昨天晚上墨隋儿才从园子里摘过来的。

  再看好的花儿,囚禁在笼子里,也会如风凋零,最后只剩一堆残骸。

  顾景航关了她八年,冷了她八年,将她供在侯夫人的位子上也只不过是为了谋个美名,世人都说侯夫人疯了,定北侯却不忍摒弃糟糠,常年如一日的细心照顾。

  疯了?

  呵呵,要不那年幼弟上门看她,亲口告诉她,顾景航对外宣称的所谓的‘事实’,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楚棠竟然疯了!

  难怪,就算她八年未曾归省,楚家也无一人上门探个究竟,只有她瘸了一条腿的胞弟,如今落魄的只能在庄子里掌事的楚湛才敢冒着被顾景航迫害的风险前来看她。

  一想到楚湛,楚棠内腹剧痛,母亲临逝前,百般交代过她,让她务必照拂好弟弟,可是她倒好,嫁入侯门之后,一心只顾着替顾景航谋尊荣,竟叫年幼的弟弟遭了庶妹的毒手。

  楚棠闭了闭眼,昨夜梦见了华信年华时,梦见了她的母亲,梦见了幼时的弟弟,她知道自己大概活不长了,所以总是看到过去的人和过去的事。

  她这辈子就是一场荒唐,为了不必要的人,误了至亲,误了自己。

  墨隋儿又唤了一声,却见楚棠还是游神在外,一双秋水眸子早就失去了往日的晶亮,那里面只剩下一片灰白。

  直至有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楚棠才幽幽回过神,她寻声望去,看见楚玉一身枚红色霞帔,头戴金花垂珠的步摇,婷婷袅袅的朝着她走来。

  “呦,这不是长姐么?侯爷说你疯了,让我莫要来叨扰你,免得被你没轻没重的划伤,呵呵呵……”楚玉长了一双勾魂的凤眸。

  当初,楚棠也有这样一双水眸的,她发现楚玉在盯着她脚裹看,似乎惊了一惊。

  楚棠漠然道:“看什么?我的今日就是今后的下场,你现在也该明白了,不是我疯了,而是被顾景囚禁了……整整八年!”楚棠记得当初出阁时,楚玉不过才八岁,小小年纪就学着傅姨娘虚与委蛇,处处与她作对。

  楚玉事先的确不知道楚棠眼下的近况,倒也只是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重归为欣喜:“长姐,你胡说什么?一定是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就像你那个生母一样,水性杨花,否则侯爷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囚着你?哼!你休要胡言乱语,污了侯爷的名讳。你如今这副样子还霸占着侯夫人的位子就该谢天谢地了。”

  楚棠冷笑,看来顾景航故伎重演,又让楚玉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了。

  谁说不是呢?

  如今的顾景航,走到哪里不是人中之龙的存在!年纪轻轻就继承了侯位,手握二十万大军,镇守宣府,威名赫赫,乃宣府总兵兼阁员。

  正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本文每页显示100行  共143页  当前第1
返回章节列表页    首页  1/143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地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下载步步为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