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平台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皇冠平台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公子归来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稀饭饽饽   内容大小:415 KB  下载:公子归来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2-10 18:01:48

本书由 ted_criss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公子归来

作者:稀饭饽饽

【文案】

都说穿越好,一朝当爹太苦恼

躲完刺杀忙破案,陈年旧事太惊心

自古红颜多祸害,眼前却有祸害投怀送抱,只问:公子,你娶我可好?

且看他如何征服假小子,揭开陈年伤疤,恢复最耀眼的姓氏。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穿越时空

主角:宋才(祁卓) ┃ 配角:云世忧,璇宇 ┃ 其它:

==================

  ☆、第1章 穿越

  

  楔子

  江湖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得玉龙令者得天下”! 然而这传说却不知起源于何处,现世中既无人见识过这所谓的玉龙令,也无人知晓如何用它得到天下。即便如此,许多人依旧在寻找它的影子。

  百年前,祁氏掌玉龙令,助璇樾夺得天下。祁氏退隐,保璇樾平安百年。玉龙令出,得江湖暗线,即可倾覆天下……

  ————————————————华丽丽的分割线————————————————

  “卓儿,替姐姐照顾好阿念,卓儿,一定要恢复我祁氏一门的荣耀……”

  “少爷,我时日无多了,拿着这枚玉佩去找你的亲人吧!”

  “小子,乖乖认老夫做师父,否则别想从这飞霞峰底出去!”

  “公子,魏年在西南边境……”

  “宋才,朕命你为军师,一定要凯旋归来……”

  ……

  祁才只觉自己在梦中,梦里有无尽的黑暗,耳边嘈杂声不断,一幕幕影像如过电影一般闪过,凄厉的、悲凉的、冷峻的、恭敬的、信任的……他们说的都是谁?我是在哪里?

  祁才努力挣扎想要睁开眼,奈何身体如碾压过一般的疼痛袭来,他倒吸一口凉气,这是怎么了?

  是了,他明明在执行任务,如往常一般在执行任务,要撤离时……对,那个木匣,那个雕刻了曼珠沙华的木匣,花瓣划破了他的手指,他便失去了知觉。

  如今他是在哪里?身体上的疼痛告诉他,他还活着,难道这里是医院吗?可是为何这么安静,为何连消毒水的味道也没有?

  刚刚动脑思考了一阵,突然头痛欲裂,不知从哪里来的支离破碎的记忆疯狂涌入脑海,硬生生要撕裂头颅一般,好半晌才平静下来。

  祁才整理了一下思绪,发现这些记忆根本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一个名叫宋才的人。祁才按下心中的惊异,缓缓睁开眼睛,但是入目的并不是自己想象的医院,而是陌生的帐篷,简陋的摆设……

  还没等祁才打量完,耳边突然响起了奶声奶气的声音,“爹爹,你醒啦,我要告诉宇伯伯去!”祁才勉强转了转头,还没来得及反应,只看到一个小男孩的背影急匆匆跑了出去。

  环顾了一番空荡荡的帐篷,都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摆设,根本不像现代的东西,祁才有些莫名,闭上眼睛重新理了一下脑中那陌生的记忆。

  根据宋才的记忆,他应该身处一个名叫璇樾的国家,现在似乎是璇阳十八年。可是自己明明还记得自己在执行任务,还有那朵曼珠沙华!可是自己现在究竟在何方?还有刚才那个小男孩,怎么管自己叫爹爹?

  自己明明还未婚,怎么昏迷了一次弄出来了个孩子,还有宇伯伯是谁?难道是战友的恶作剧?

  而且自己执行任务的时候明明是深秋,天气已经很凉了,现在这帐篷中虽然摆着冰盆,但是依旧热的很,明明是夏日,时间总不会倒着过!

  难道?祁才不敢想,这么玄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外面传来的脚步声打断了祁才的思路,祁才再一次睁开眼,率先走进帐篷的是个穿着黑色蟒袍的男子,只见他头戴碧玉冠,腰束玉带,仅一个动作就将高贵一词诠释的淋漓尽致,仿佛天生就是云端上的人。

  再看此人容貌,五官巧夺天工,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只是一双丹凤眼透着一丝邪魅。纵是祁才自认阅人无数,也从未见过如此贵气之人,仿佛又伴着些许狂放不羁。

  此人身旁紧跟着的就是刚才跑出去的小男孩,圆溜溜的大眼睛如黑宝石一般,脸上还带着浓浓的婴儿肥,嘴角挂着笑,两个梨涡便映在了脸蛋上,看上去分外可爱。肉呼呼的小手紧抓着穿着黑色蟒袍的男子。

  看着他们的装扮,分明是古人,难道自己真的穿越了?可是为什么是他?脑中的记忆纷繁交错,自己到底是宋才还是祁才?

  祁才目前分辨不出情势如何,只好按兵不动,左右自己身受重伤,还是等着来人开口比较好。

  正想着,那贵气的男子挑了挑他那一双凤目,“我说宋大军师,您可算醒了,再不醒,我们阿念可要将我折磨死了,你是真舍得让我陪你下黄泉怎么的?”此人张口却是一阵调侃,祁才心中暗暗计较,怕是与这个身体的主人分外熟稔。

  没等祁才说话,叫阿念的小男孩显然不乐意了,鼓起腮帮子,“宇伯伯,你不是也担心爹爹的吗?爹爹刚醒来,不准欺负他!”

  小男孩说完话,看到祁才正望着他,松开小手,迈着小短腿费力地爬到祁才身边,有些撒娇般地道,“爹爹,你可算醒了,阿念担心死了!你不是说过要一辈子不离开阿念吗?爹爹说话不算话!”叫阿念的小男孩说着说着眼泪就噼里啪啦往下掉。

  祁才活了这么多年也没哄过孩子,一时间不知所措。倒是身后男子轻笑一声上前,“怎么,昏睡了三日三夜都不认得我们了?还是看到我们高兴的傻掉了?”

  祁才眼神越过阿念,望向身边这贵气的男子,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阿念十分贴心,起身跑去倒水。

  男子弯下身顺手慢慢将祁才扶起来靠在了床头,嘴里还念叨着,“没想到我们宋大军师也有让人伺候的一天,真是千年一遇,啧啧……。”虽然嘴上不善,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轻的不能再轻,想来也是怕再碰到祁才的伤口。

  阿念拿着杯子,看到爹爹自醒来一直没说话,小眼睛转了转,一边给祁才喂水一边说,“宇伯伯,爹爹已经三天没吃饭了,都没有力气说话了,你去让人给爹爹做饭好不好?”

  祁才听了阿念的话,原来这就是阿念嘴里的宇伯伯,看样子他们感情很好。男子轻抚着阿念的头,宠溺地道,“好,宇伯伯这就让人去做好吃的,你好好陪你爹爹,要听话!”

  阿念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男子,“知道了,阿念一直都很听话的!”

  整个帐篷里只剩下祁才和阿念,祁才本想小孩子或许可以套套话,谁知道还没等他开口,那小东西便开口说话了,“爹爹,我已经将宇伯伯支走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不想宇伯伯知道啊,那你跟阿念说,阿念会给你保密的!”

  祁才愣了一下,没想到这阿念人小鬼大,随即有些哭笑不得,轻声对阿念说,“阿念能不能帮爹爹拿一面镜子来?”

  阿念瞪着眼睛仿佛看怪物一般看着祁才,还用他胖乎乎的小手摸了摸祁才的额头,“爹爹,你不会发烧了吧!你从来不照镜子的,你还跟阿念说,镜子是女人用的东西,男人怎么可以用,用多了以后怕媳妇,你从来不让阿念用的……”

  “额……”祁才有些无语,他现在只是想确认一下自己是否真的穿越了。“那个阿念,爹爹想看看自己的伤口,有些地方自己看不到。”

  阿念听到祁才如此说,如释重负般,长出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啊,那爹爹等着,我这就去找!”说完,阿念迈着两条小短腿,一溜烟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阿念抱着一面镜子跑进来,低声说道,“爹爹,给你。这是我从宇伯伯的营帐里面偷偷拿来的,宇伯伯最宝贝这镜子了!”

  阿念一边说着,一边往祁才手里塞。祁才听着阿念的话,嘴角抽了抽,一个大男人,宝贝一面镜子……还有“营帐”?难道这里是军营?耳边隐隐约约传来的操练声让祁才确信这里应该就是古代军营。

  祁才低头看了看,这是一面琉璃镜,做工很是精细,背面镶着蓝宝石,拼成了兰花的样子,看起来价值不菲。如果自己真的穿越到古代,这时候的琉璃是相当稀少且昂贵的,看来这位宇伯伯是个有钱人啊!

  镜中的自己显然有着一张陌生的面孔,虽然重伤下面色苍白全无血色,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身体有着一副好样貌。

  五官立体,浓密的眉毛微微扬起,一双眸子清澈异常,让人一不小心会陷入这干净的眼眸中。

  如果说刚才的人邪魅高贵,此时镜中的人便是风华俊逸了。这显然应该是宋才的面容,但是即便宋才容貌俊秀,看上去也有二十岁了。可是属于宋才的记忆明明告诉自己现在是璇阳十八年,而他出生在璇阳四年,按照年份计算,这具身体应该才十四五岁,这怎么可能?

  “呦,宋大军师什么时候开始照镜子了,本王这镜子能得宋大军师青睐真是它的荣幸!”慵懒的声音响起,阿念显然吓了一跳,从床边蹦到地下,“宇伯伯?”

  “小阿念,你让宇伯伯去弄吃的,就是为了去拿我的宝贝镜子?”

  “那个宇伯伯,阿念再不会偷偷拿你的东西了,阿念错了。”阿念站在床边,低着头,小手揪着衣角,分外可怜。

  祁才不好让孩子独自承担,收起镜子,开口道,“别怪他,是我让他去拿的。”

  男子轻哼了一声,上前抱起阿念,自己坐在床边,顺手给阿念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坐在怀里,“自然知道是你吩咐的,否则我们阿念这么乖,怎么会去拿我宝贝的不行的镜子。你当初将这面镜子甩给我的时候不是嫌恶的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怎么?如今是怕受伤毁了容,瞎了你那整片桃花林?”

  祁才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他从见到这人就有些跟不上这人的思路,想他堂堂上校,哪里有人敢在他面前开玩笑,他从来就是不苟言笑的人。再加上每日训练、出任务,哪里有时间开玩笑。

  祁才想来想去,从刚才阿念和这位宇伯伯的交谈,加上他看人的经验,他觉着这位宇伯伯没有恶意,反而和这具身体交好,再加上阿念一个孩子,口口声声喊他爹爹,他决定赌一把。

作者有话要说:  看文的朋友们请放心,无论刮风下雨晴天霹雳,保证日更,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尽管提哦,我会努力采纳^_^

喜欢的小伙伴动动小手指加收藏哦O(∩_∩)O

  ☆、第2章 叛徒

  “我能说,有些事情我记不清了吗?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是谁?”祁才道。

  祁才这句话可谓是平地惊雷,那位宇伯伯差点没将怀里的阿念扔出去!“你说什么?你失忆了?连我璇宇都不认得了?”

  祁才无辜地点点头。

  阿念从璇宇怀中探出小脑袋,“爹爹不认得宇伯伯了,可还认得阿念?爹爹不会忘了阿念的对吧!”

  祁才看着阿念期盼的小眼神,真的不忍心伤了他的心,顺从的点点头。阿念看到自家爹爹点头,很是开心地笑了,“宇伯伯,你看吧,爹爹就算不记得你也不会忘了阿念的!”

  “对,你爹爹忘了谁都不会忘了阿念!”虽然是安慰阿念的话,但是祁才分明从璇宇的话里感觉到有些阴森。

  “王爷,膳食准备好了。”外面有人禀报。

  璇宇回了一句,“端进来吧!”

  一名古代侍卫装扮的年轻男子端着膳食而入,摆在了这帐篷里唯一的桌子上,行礼告退。

  “等等,你去守着门口,任何人不得接近此营帐,如有违抗,先抓了再说!”璇宇吩咐着。

  “是。”李寒应了,退了出去。

  璇宇看了看怀里双眼闪着好奇光芒的阿念,轻声说,“阿念,你拿了宇伯伯的镜子,是不是应该放回原处?”

  “啊,我这就放回去!”阿念说完接过祁才手中的琉璃镜,从璇宇怀中蹦跶出去。

  出了营帐,只听阿念小声嘀咕了一句,“就知道你们说事情不让小孩子听到,哼!”

  璇宇走到桌边,拿了一碗清粥,配了两碟拌菜递到祁才眼前,“能自己吃吗?”祁才费力地抬起手,刚要接过碗,璇宇却将碗收了回去,随即自己坐在床边舀了粥递到祁才嘴边。

  祁才从未让人如此对待过,自然不记事儿的时候不算,一时有些错愕。

  祁才短暂的呆愣,换来的却是璇宇嫌恶的脸,“你伤的很重知道不知道,不能随便乱动知道不知道,总是逞强的样子很欠揍知道不知道……”

  没等璇宇嫌弃完,祁才顺从的吃了勺子里的粥,璇宇才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一碗粥很快吃干净,璇宇将碗碟放回原处,坐在床边给祁才把脉,祁才看到他眉头微皱,随即叹了口气,“你脑中确实有一块淤堵,怕是三日前受伤撞击所致。你现在可有头痛,恶心,胸闷的感觉?”

本文每页显示100行  共109页  当前第1
返回章节列表页    首页  1/10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地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下载公子归来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