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平台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皇冠平台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农门小娇妻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寒月西风   内容大小:1.15 MB  下载:农门小娇妻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2-09 16:19:40

?本书由 猫猫猫猫薄荷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农门小娇妻》

作者:寒月西风

【文案】

穿越到父母双亡的五岁小孩身上,上面还有四个未成年的哥哥,这日子说不出的心酸与艰难,家族中的长辈并不愿意养着这些吃白饭的拖油瓶,各藏心思,琢磨着如何将兄妹几人给踢开,这日子过得越发难了。且看小梅子,如何奋发图强,带领哥哥们发财致富奔小康。。。。。。 

=================

第一章求恳

三月的春风,带着暖意徐徐吹过,带着轻垂的杨柳轻轻飘荡,琼河水缓缓而流,清澈的河水中,不时的就有几只调皮的小鱼,跃出水面,在阳光下发出粼粼光泽。

这里是琼河村,面朝河流,背靠青山,这是一块颇为富饶的土地,村民们祖祖辈辈靠耕种为生,虽是看天时吃饭,可这富庶的土地,让村中的家家户户,日子过得都极不错,至少年年都有节余,村中二百来户人家,会过日子有点家底的,也占半数以上。

也有那生性懒惰,日子过得一年不如一年的,俗话说得好,一样的米,养百样的人,就是这样了。

赵家地处琼河村居中的位置,前后左右皆有四邻,赵家也算是勤快的人家,赵老头今年五十有八,养了四个儿子两个闺女,闺女都已嫁人,儿子也都已成家,四个儿子分为四房,每房都有生下几个孩子,到了他这个年纪,也算是子孙满堂了。

如今老俩口带着四房儿孙一起居住,父母在不分家,这么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闹闹哄哄的很是热闹,人老了就是喜欢这样的气氛,但热闹之于,也避免不了些许摩擦,四房之间也小有矛盾,在赵老头看来,这也没什么,村里的人家,大数也都是这么过的,兄弟打架,婆媳争吵,弱势一点的占下风,厉害一点的占上风,这些都是村里常见的现象,好在他们一家人,算不上多和睦,但兄弟间都还懂事,没出现过太大的争吵,让他丢脸的,这样的日子,也算不错了。

他原本以为这样和乐的日子会一直这么过下去,直到他老死为止,事与愿为,半年前家中老三生病去逝,接着三媳妇没熬过打击,三个月后也跟着去了,留下五个孩子,让这个家一下子失去了平衡。

在四个兄弟中,原本老三是最勤快的一个,干活儿也舍得下力气,有什么累活脏活的,都抢着干,有他帮手,一家老小都很省力气,为此赵老头也挺看重他,虽说不是长子,也不是幼子。

可如今老三两口子一走,家中的矛盾也越来越突出了。

“阿爷,求你给点钱,让我去请个大夫来给妹妹瞧瞧,你看她都烧得不成样子了。”十二岁的赵松柏,跪在正屋前,两人带着凄苦之色,半年来接连承受父母双亡的事实,让他飞快的成熟起来。

未等赵老头发话,长房的妇人钱氏就开口了:“我说大狗儿,你在这里求老爷子给钱有什么用,你妹妹这病病歪歪的一个多月了,瞧病吃药的,前前后后花了近五两银子,这要一般的人家,五两银子都能过一年了,再则说五两银子都能买一个小梅子回来了,请大夫看来看去也就这个样子,那还费这个钱做什么,要我说,是生是死那就是她的命,何必再白白花这个钱。”

“大伯娘,小梅子也是咱们家的人,那也是一条命啊,你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有个三长两短,我爹娘才去了多久,小梅子也跟着他们去了不成?”赵松柏满脸悲愤的说道,平日还不觉得,大伯娘说话竟如此刻薄。

“要我说啊,活着这么受罪,倒不如这么去了更好。”老二家的妇人,刘氏轻飘飘的说道。

钱氏原本被赵松柏说得有些气短,但见刘氏帮腔,底气顿时又足了:“可不是,你瞧小梅子,那一张小脸都小得没我手掌大了,这么吊着一口气受罪,你做哥哥看着不心疼啊,要我说大夫也不必请了,能活多久,就看老天的意思,再则说你爹你娘病着那会儿,家中的银钱流水似的花出去,家底子都给掏空了,你妹妹若再这么吃药,咱们这一大家子人都不用过了。”说来说去,就是不愿意老爷子拿钱出来。

赵松柏到底年纪小,一时竟然接不上话,他爹娘那会儿花了多少钱,他还真是不知道,不过小梅子病了一个多月,前前后后加起来,花了一两五钱的银子,都是他跟着大夫去抓药,所以知道得很清楚,原本大夫开的药钱,也不只这些的,只不过每次大伯母都会让大夫用便宜的药,说是太贵的药吃不起,为此大夫改了药方,知道大伯母说话不实,他却没在这里指责出来,他今天跪在这里,是要钱给妹妹看病,不是和大伯母吵架来的。

赵松柏年纪是小,可也抓得住重点,钱氏马氏说什么,他都可以不放在心上,这个家当家作主的,还是他阿爷。

“阿爷,梅子是你的孙女,你可不能看着她病死不管啊,阿爷,你就让我去请大夫吧!”药已经断了两天,早在半个月前,大伯母就意见很大了,小梅子的药也吃得断断续续的,吃一天停两天的,这么胡乱的折腾,病情半点也不见减轻。

赵老头本就承受着老年失子之痛,身上也一直不怎么爽利,家中的银钱这大半年来,确实花出去不少,他挣了一辈子,一点小病痛也舍不得花钱看大夫,再加上自个好强,也不觉得自己是生病了,就这么一直拖着,家中又不时这般吵吵闹闹,精神也是越发不济了。

钱氏几次拦着赵松柏不让他进老爷子院子,也是有这个原因在内的,钱氏一双利眼,又如何看不出老爷子精神不济,她本就是打着这个为借口,再则心思也多,想着老爷子也有些春秋了,这万一挺不过去,以后这个家,大半的财产就归在他们大房了,这多花出去一分,也是花的他们的钱啊,她看着就心疼。

“咳咳,怎么小梅子又不见好了么?前儿你大伯娘还跟我说是看着精神些了,我还以为这病去根了,咳咳。”赵老头捂着嘴,连咳数声,脸色也不见往日的神采。

脸色极差,明显中气不足的样子,落在几个儿媳妇的眼中,心思就各异起来,各自既有担心,也有算计琢磨的,脸色均是变幻不定。

“病一直没好,就是前儿看着精神了些,今儿烧得烫手,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我叫了她好一阵,都没一点反应,给喂些米汤都喂不下去,到嘴里就流出来,完全不知道吞咽,看着很是不好,所以这才来求阿爷。”赵松柏这也是没有办法了,请了几个伯母婶娘过去看,几人也都是说快不行的话,他听着很是难受,却又不甘心惟一的妹妹就这么没了,想着娘亲离去时,拉着他的手,一个劲的叮嘱,一定要照顾好妹妹时,他这心里就一阵阵的发疼。

赵老头瞧着下面跪着的孙子,这是老三家的长子,今年已经十二了,往日看着还是一团孩子气,可这大半年来,看着却是成熟了很多,很有些顶门立户的意思,只是往日脸上常带的笑容,这大半年来,也再没见到过,就是整个人也明显瘦削了很多,可见这孩子心思也重。

“行,你去请大夫吧,一会儿药费多少钱,找你奶奶要。”虽说是个丫头,却也是老三家惟一的闺女,赵老头虽看不上这个小丫头,却也不想伤了孙子的心,点头同意了。

赵松柏一听这话,顿时松了一口气,这大半年来,他们三房确实花钱比较多,几个伯母婶娘说闲话,他也无话可说,只要阿爷同意出钱给小梅子看病,他就已经别无所求了。

“谢谢阿爷。”对着赵老头连叩三个头,这才转身匆匆往外而去。

第二章妯娌

钱氏听到赵老头同意的话,脸上就带出一丝不满,连掩饰都省了,直接道:“爹,咱们这还有一大家子人呢,你瞧瞧三房这大半年来,花了多少银钱去,老三看病的钱都不说了,他也为咱们这个家出过不少力,这是他该的,可梅子一个小丫头片子,她到金贵得很,瞧这前前后后,花了多少钱去,偏还吊着一口气,药吃下去不少,这就成了一个无底洞了,咱们如何也填不满的,你就算不为别的着想,也要为咱们阿江想想,夫子都夸他功课好呢,咱们总得留些钱为他打算,若是有那么一日,咱们也能成为书香之家,改换门庭。”

说起自家长子赵松江,钱氏脸上不由自主的带出得色来,钱氏进门两三年才得了这个儿子,从小就十分看重他,就算后来生了次子赵松河,也没有越过他的地位,小小年纪就开始送去私熟,如今十六岁,已有童生资格,准备张落着考秀才。

家里出了一个读书人,赵老头脸上也是很有容光的,待这个长孙自是不同,为此就算长子不太出息,他对大房也多有几分偏爱,就算钱氏在家中,略有些张狂,他也能够容忍。

说起长孙,赵老头脸上也带出几分笑意来:“阿江还有几日回来,你提前跟你娘说一声,让她准备着割几斤肉回来,让阿江补补身子,读书啊!辛苦费脑子。”

这话题怎么就扯远了,钱氏不满的抿了抿嘴,只觉得老爷子是不是真的老了,说话都已经抓不住重点,强扯了一丝笑道:“吃肉什么的不打紧,只要咱们这个家不被掏空了就成,爹你年纪大了,这心肠也跟着软得很,那些不该花的钱,爹你也得省着些。”钱氏絮絮叨叨的说道。

赵老头听着这些话,长长的叹了一声,有阿江这个出息的孙子在,这个家啊,确实还得稳当着些,见儿媳妇似乎还说个没完,摇了摇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忙你自己的吧!”

这个家还是赵老头在当,钱氏自是不敢真的触怒他,见他发了话,也就讪讪的笑了两声道:“爹你心里有数就行,媳妇也就是跟你提个醒,那我就去忙了,爹你歇着。”说完钱氏扫了一眼杵在一旁的刘氏,也没说话,转身就走。

刘氏却是满脸带笑的端了一杯贝疙瘩。

为这钱氏刘氏不是不眼红的,可老太太也有话说:“人家柳氏最小,人又斯文本份,什么都不争不抢的,我要是再不紧着他们点,这日子还怎么过,你们这些做兄嫂的,那一个不是刻薄性儿,全都只知道往自个屋里扒拉”

为此妯娌几个心下很是不愤,可有老太太镇着,也没可奈何,只得叹人家好命,什么劲都不用使,好东西自会到她手上。

第三章苏醒

“刘大夫,我妹妹怎么样?”赵松柏眼神随着他的动作而起落,待到诊完脉了,这才一脸忧心的问道。

刘大夫收回收,捊了下胡须,轻轻摇了下头:“她这病体虚弱,又逢高烧不退,我也无力回天,开个方子给她吃着,看她的造化吧!”

听着这话,赵松柏只觉得五雷轰顶般,耳边嗡嗡作响,脸上的精气神如同被抽走了般,整个人变得虚软无力。

“!”三道稚嫩的声音同时响起。

“我没事,你们帮刘大夫倒杯水,我去阿奶那里取银钱,一会儿还要给梅子抓药。”赵松柏稳了稳神,弟弟们都还小,如今能支撑他们这一房的,也只有他一人,小梅子不管如何,大夫还愿意开药,那就是还有希望。

本文每页显示100行  共412页  当前第1
返回章节列表页    首页  1/41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地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下载农门小娇妻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