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平台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皇冠平台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六零娇宠纪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麻逗   内容大小:729 KB  下载:六零娇宠纪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2-08 16:13:37

本书由 夏离紫殇 整理 请手机用户输入m.jjxsw(久久小说网五个首写字母).com直接访问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六零娇宠纪

作者:麻逗

文案

  从2017年到1957年,顾安安没有想到,胃癌病逝,再次睁眼,她居然穿越了大半个世纪,来到了那个最艰难的年代。

  幸好幸好,爷爷奶奶慈祥和善,父母都是女儿奴,哥哥都是妹妹控,让曾经是孤儿的顾安安收获从未有过的亲情和感动。

  可是,随着二叔家的堂姐落水性格大变后,顾安安意识到,自己似乎穿越到了一本小说里,在那本小说里,爷爷奶奶是极品,他们一家是炮灰,最后都没什么好下场,顾安安怎么能看着那样的事发生。

  好在重生附送了一个金手指,顾安安发现自己能听得懂动物的话,并且操控那些可爱的小动物,左有屯粮小仓鼠,右有死皮赖脸大色狼,顾安安要在那个艰难困苦的时代里,带着全家走向幸福。

  男主萧从衍男主萧从衍男主萧从衍,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背景架空架空架空,谢绝考据

内容标签:种田文 异能 甜文 穿书

主角:顾安安 ┃ 配角:萧从衍,余阳,顾丽

==================

  ☆、穿越

  “啊——”

  隔着一层芦苇杆织的帘子,屋内不时传来阵阵女人哀嚎声,帘子外头的堂屋里,围坐着不少人,有些坐在椅子上,有些内心焦急,不断地在外头踱着步,尤其是是其中一个穿着藏青色的制服,脚上踩着一双解放鞋的斯文男子,更是在屋内急的团团转。

  “建业啊,你消停些,你这转来转去地,看的妈头疼。”苗翠花揉着额头,看着紧张焦急的儿子,有些无奈地说到。

  媳妇都已经第二次生孩子了,也就他儿子,和第一次当爹一样,毛躁地像个小伙子。

  “就是,三弟啊,三弟妹又不是第一次生孩子了,这生过孩子的女人啊,下崽可快了,也就弟妹没受过什么罪,所以这叫的才大声了点,换做我和二弟妹啊,哪还那么费事。”一个微胖的女人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斜眼瞟向帘子的方向,不耐烦地撇了撇嘴,颇有种不屑的姿态。

  那样一个娇娇弱弱干不了活的女人,也就公公婆婆还有老三把她当做宝,换到别的人家,非嫌弃死不可。

  不过王梅也知道这里头正在生孩子的三弟妹在这个家的地位不一般,她也就偶尔嘴上打打机锋,不敢说的太过分,不然,不用爱妻如命的老三怼他,光是公公婆婆的怒火,就够她吃一壶了。

  现在是1957年,这里是g省涟洋县小丰村的一户人家,里头正在生孩子的,是顾家的三媳妇顾雅琴。

  说起来,这顾家在小丰村,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

  顾家的老爷子是当年的抗日战士,参加过许多著名的战役,抗日战争结束后,老爷子还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战争,立过两个二等功,四个三等功,现在因为当年在战场上受过的暗伤退下来了,可是每个月的工资丝毫不比那些工人来的差,而且老爷子虽然提早退休了,当年在部队的人脉还留着,老爷子是个精明的,轻易不会动那些关系。

  顾宝田和媳妇苗翠花生了三个儿子,老大顾建军娶了邻村的姑娘王梅,也就是刚刚开口说话的那个女人,两人现在生有一儿一女,顾向国和顾红,老二顾建党也早早娶了妻,他的妻子田芳和王梅是同一个村的,这些年生了三个女儿,顾秀,顾春,顾丽,可能是因为没有儿子的缘故,几个媳妇里面,田芳最不讨苗翠花喜欢,而且这两夫妻都是锯嘴的葫芦,不会说话,只会埋头干活,在顾家,地位是最低的。

  老三顾建业,也就是那个在产房外焦急等待的男人,他是顾家三个儿子里最讨顾宝田和苗翠花喜欢的,嘴甜会说话,人又精明,顾宝田唯一一次动用那些人脉,就是给这个儿子在县城的运输队找了个工作。

  顾建业和媳妇顾雅琴已经有了两个儿子,顾向文和顾向武,是对双胞胎,模样只挑父母好的地方长,玉雪可爱,性子又和顾建业一般,机灵活泼,是孙子辈里最讨两个老人喜欢的,现在,他们即将再次迎来第三个孩子。

  说到这顾家三房,就不得不提一下这老三媳妇顾雅琴。

  当年,顾宝田撇下刚刚怀孕的妻子和两个还未长成的儿子,毅然决然加入了□□,奔向前方更危险的战场,在那里,结识了许许多多日后肝胆相照,有过命交情的兄弟,其中,有一个,就是顾雅琴的父亲,在一次被日寇埋伏的战斗里,顾雅琴的父亲为了挽救大多数兄弟的性命,将□□全都缠在身上,冲进了日军的阵营里,并且引爆了□□,消除了大半的埋伏兵力。

  所有活下来的人都很感激顾雅琴的父亲,在战事稍缓,一群人回了他的家乡,想找到他的媳妇和遗腹子,并替他好好照顾他们,可惜,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只听到了他媳妇跳河自杀,徒留下一个出生没多久的女婴的噩耗。

  那个女婴,也就是现在的顾雅琴,她被顾宝田带回了小丰村,将前因后果告诉了自己的媳妇,还没有断奶的女娃娃,几乎就是苗翠花一手带大的,因为感念对方父亲的恩德,两个知恩图报的老人把她当做亲生骨肉看待,甚至,几个儿子都比不上她一根手指头。

  不过两个老人从来就没想过隐瞒这件事,从小,几个孩子就知道,这个妹妹不是亲妹妹,而是爸爸的好兄弟的女儿,因此,青梅竹马一块长大的顾建业和顾雅琴互相爱慕,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对于苗翠花来说,自己视若亲女的孩子成了自己最疼爱的儿子的媳妇,是一件亲上加亲的事,而且有自己护着,也不用担心,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顾雅琴会受什么委屈,要知道,做人家媳妇,从来就不是件简单的事。

  对于顾雅琴来说,结婚之后的日子和结婚前依旧没什么区别,叔叔婶婶变成了公公婆婆,可是感情依旧亲密,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变成了丈夫,更加疼爱她,现在还多了几个孩子,日子越来越幸福。

  不过,顾雅琴越幸福,看在顾家的另外两个媳妇的眼里肯定是越来越刺眼的,谁家媳妇能像她一样,不用怎么干活,婆婆哄着,丈夫宠着,没出嫁的姑娘也没她那样滋润的日子可过啊,顾雅琴看得出来几个妯娌对她的不满,不过她一点都不放在心上,日子是自己过的,她为什么要为了别人的不满,去委屈自己呢。

  “妈,时间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动静呢。”顾建业听着媳妇在里头一声一声的哀嚎,心就像刀割一样,只恨自己不能生孩子,不然,也就能替媳妇受了这个苦了。

  “你别急,这生孩子就是这样的,我看雅琴的胎像挺好的,不会有事的。”苗翠花心里也嘀咕着呢,这产婆都进去两多小时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她心里也急,不过看着儿子这副模样,也不好表现出来。

  “我进去瞅瞅,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苗翠花终究也按耐不住,在外头仔细洗了洗手,把帘子掀开一个小缝钻了进去,防止外头的风吹到产房里。

  这苗翠花刚进去没多久,坐在堂屋里的人就听到了一声婴儿嘹亮的啼哭声,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尤其是顾建业,都快把脸贴门帘上了。

  顾安安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昏昏沉沉的,手脚酸软无力,眼睛仿佛粘了胶水,怎么都睁不开,不知是谁,在她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顾安安还没来得及抗议,下意识地却发出一声哭号。

  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还没等她回过神,就觉得自己似乎被另外一人抱到了怀里。

  “是个闺女,我有闺女啦。”顾建业不知在外头等了多久,才见着他妈抱着孩子出来,粉嘟嘟皱巴巴的小婴儿闭着眼,头发有些稀疏,看上去和怪老头似得,可是放在顾建业眼里,却比谁家的孩子都可人怜爱。

  苗翠花看儿子抱到孩子的第一件事就是掀开襁褓瞅瞅孩子的性别,不满地瞪了儿子一眼:“知道你爱姑娘,也不能就这样大大咧咧掀衣服啊,把孩子冻着我看你怎么办。”说完,苗翠花就笑了笑,看着被儿子抱在怀里的小孙女,心里软软的。

  她一进产房,一直都没生下来的孩子就乖乖地出来了,苗翠花觉得,这个孙女就是和她有缘,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作为一个本身有点重男轻女的老太太,苗翠花一见到这孩子就觉得惹人疼,这样的感情,被老太太归结为因为孙女像媳妇儿,一看就有亲切感觉的原因上。

  总之,这个刚出生的小孩子一下子就俘获了这个家当家做主的老太太的心,奠定了她以后能在家里横着走的坚实基础。

  顾建业此时只知道傻笑,抱着孩子不松手,哪还有以往精明稳重的模样。

  他已经有两个臭小子啦,正是需要一件小棉袄保暖的时候。

  一旁的王梅都快咬碎一口白牙,看着被三弟抱在怀里,公公婆婆围着哄的小丫头片子,凭什么都是赔钱货,老三家的丫头,就能得到两个老不死的另眼相待,这让刚刚一听三弟妹生了个丫头,好不容易松口气的王梅又冒出一股邪火来,狠狠剜了眼被顾建业抱在怀里的小婴孩。

  一旁的田芳倒是没什么想法,她一连生了三个闺女,自觉低两个妯娌一头,性子就和老鼠似的,见到谁都像见到猫,压根不敢有反抗的意思,大嫂生了长孙,她可一点仪仗都没有,生怕顾家把她休了,替顾建党重新娶个媳妇好生儿子。

  为此,对于公婆对三房的看重,她只有羡慕的份,却丝毫不敢嫉妒。

  顾建业可一点都不在乎两个嫂子的看法,满心欢喜地想着给自家的亲亲闺女取一个什么样的好名字。

  ☆、家人(捉虫)

  “这就是妹妹吗,长得好像小猴子,皱巴巴的真难看。”

  顾安安还在睡梦中,就感觉到一直不安分的小手指在自己的脸上,胳膊上一戳一戳的,耳边还有苍蝇般嗡嗡嗡的叫声,扰人清梦。她想要伸手挥开那只烦人的苍蝇,可是双手软趴趴地使不上劲,顾安安这时候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

  顾安安是二十一世纪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唯一不普通的可能就是她的背景了,她是一个孤儿,从小就被父母抛弃在孤儿院门口,因为小时候身体差,经常生病,院长妈妈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做安安,希望她平安顺遂,顾是院长妈妈的姓氏,孤儿院里的小伙伴除了本身就有名字的,或是姓党的,其他大半都是跟着院长妈妈姓顾的。

  虽然摊上了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但是某种程度上顾安安也还算是幸运的,孤儿院的院长妈妈是个慈祥的老人,一辈子没有孩子,把孤儿院的每一个孩子都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虽然没有十分优越的生活,但是不愁吃喝,十六岁以前的学费生活费都有国家补贴,再长大点,也有许多好心人的援助,加上顾安安在学习之余常常回去餐厅打工或是兼职家教,也勉强支付的起大学四年的学费生活费。

  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之下,不少孩子难免有自己的小心眼,但是大体上,他们还是和谐融洽的一家人。想想那些新闻报道上偶尔会出现的黑心孤儿院,顾安安已经万分满足了,如果没有出现意外,她会在毕业后找一个稳定的工作,努力攒钱买一间小小的属于自己的小房子,节假日带着吃的穿的回去看看院长妈妈和还住在孤儿院的那群小萝卜头。

  如果更幸运些,能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同样喜欢自己的男人,组建一个小小的家庭,顾安安估计做梦都会笑出声来。

  可惜,在一切眼见着步入正轨的时候,一次意外的晕厥,被送入医院急救的顾安安检查出了胃癌,更可惜的是发现的太晚,胃癌已经到了晚期,除了拖延一段时间的性命,几乎药石罔效了,巨额的医药费,远不是仅靠兼职的费用上大学的孩子能承担的起的。

  这是世界还是好人多,顾安安的事一发生,就有许多好心人伸出援手,你五十他一百的源源不断汇到顾安安的医院账户中,院长妈妈也带着孤儿院里的孩子多接了手工活,用多余的钱来支付她高昂的生活费。

  弥留之际,看着围在病床旁哭成泪人的院长妈妈,还有那些每天轮流来病房里哄他开心的弟弟妹妹们,顾安安觉得自己这一生也不是那么失败。

  顾安安死了,把自己所有还能用的器官都捐献给了那些需要的人们,她的眼角膜,会在她断气之后,移植到孤儿院里一个因为失明被抛弃的小男孩豆豆身上。顾安安觉得,这可能是她唯一能对这个世界作出的一点贡献了。

  上天对她不公平,没有给父爱和母爱,可是上天又对她太公平,为了补偿她,给了她那么多陌生人的关爱,给了她更多的兄弟姐妹,以及一个不是亲妈胜似亲妈的院长妈妈,所以在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顾安安是一点都不怨的。

  只是,她现在并没有死,反而变成了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现在距离她出生似乎已经过去好些天了,只是顾安安一直昏昏沉沉的,只是机械地喝奶,正常的排便,就像是个普通的小婴儿一样,直到现在,才稍稍清醒些,不过还是有些迷糊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大哥,你别戳妹妹的脸,你看妹妹都被你弄醒了。”另外一声稚嫩清脆的男声在顾安安的耳边响起。

  顾安安睁开眼,一下子被凑在自己面前的两张大脸吓了一大跳。

  “你看,妹妹醒了吧,都怪你。”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看上去三四岁左右的年纪,穿着小背心和小短裤,长得白白胖胖的,五官清秀可爱,脑袋上的头发可能为了方便,全都剃的干干净净,独留后颈那一撮小头发,编了个辫子绑着红绳垂在后脑勺。

  他们两个此时正趴在顾安安的面前,稀罕地看着这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妹妹。

  这是自己的哥哥吗?

  顾安安还是个小婴儿,按理此时的各项器官都没有发育完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周围的一切,她都看的清清楚楚,此时的顾安安已经没有心情去探究这件事了,圆溜溜的小眼珠子打量着四周。

  四四方方的泥瓦房,屋子里刷了一层白腻子,看上去整洁了些,房间里除了一张炕,一个木制的衣柜,没有其他多余的家具,空空荡荡的屋子里没有一盏灯,唯一的照明工具就是一个小烛台,顾安安看着炕上那一床五六十年代特色的花被子,想到自己可能投胎到了一个偏远的小农村,这家的条件似乎不是很好。

  “妈妈,你看,妹妹在看我。”

  顾向文一脸兴奋,对着躺在炕上的清丽女子兴奋地嚷道,一点都没有刚刚嫌弃的样子。

  “你胡说,妹妹明明在看我,你刚刚把妹妹戳疼了,妹妹才不会看你呢。”顾向文的双胞胎弟弟顾向武嘟着嘴说到,爸爸说了,妹妹在过一段时间就会变得白白胖胖了,会长得比他们村里所有的小姑娘都好看,那样香香软软的妹妹,他才不要让给哥哥呢。

  “妹妹明明就是在看我。”顾向文不逞多让,丝毫没有让着弟弟的意思。

  眼看着两兄弟就要争起来了,一直在看热闹的顾雅琴连忙出声,抱起浑身软绵绵,还是团红包子就引得两个型男争风吃醋的小闺女:“做哥哥的怎么可以在妹妹面前吵架呢,小心妹妹笑你们,以后不搭理你们了。”

  顾雅琴看着眨着眼睛看着她的小闺女,心软的一塌糊涂,自家的小宝贝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呢,比那两个只会上房揭瓦的臭小子好多了,等闺女再大点,她要教闺女刺绣,做漂亮衣服,把她打扮的和小仙童一样,每天洗得香喷喷的,可不能被她几个哥哥带坏了。

  不过,也到该喂奶的时间了,安安应该饿了吧。

  这一世,顾安安依旧叫做顾安安,顾建业嫌那些花花草草,红红绿绿的名字太俗气,配不上他天上仅有地上绝无的宝贝闺女,非得想一个没人取过的名字不可,那本新华字典都快被他翻烂了,也没想出什么好听的名字来。

  还是顾保田受不了儿子的墨迹,拍板给孙女定下了安安这个名字,寓意和上一世一样,都是保佑她平安康乐,这是顾保田头一次给孙女取名字,要知道,顾家的孙子名字都是他取的,可是孙女的名字都是交给孩子的爸妈自己取的,就这一点,足以见得顾安安在顾老头心里的地位不一般。

  “来,安安,咱们来喝奶奶。”

  顾雅琴解开衣裳,把女儿抱到自己生前,顾安安看着越凑越近的乳/头,心中别提有多羞赧了,之前几天是没意识,现在有了意识,作为一个上辈子成年的女性,自然就有些尴尬了。

  只是肚子一直咕噜咕噜的叫,顾安安干脆眼睛一闭,视死如归地叼住乳/头,大口大口吮吸起来。

  母乳有点膻,淡淡的,不难喝,但也好喝不到哪里去,这可是顾安安现在赖以生存的粮食,顾安安只能拼命的喝,争取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的。

本文每页显示100行  共136页  当前第1
返回章节列表页    首页  1/13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地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下载六零娇宠纪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