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平台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皇冠平台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盲宠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布丁琉璃   内容大小:242 KB  下载:盲宠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2-10 17:36:43

本书由 代贝贝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盲宠》

作者:布丁琉璃

文案:

徐南风虽美,却是个嫁不出去的大龄庶女;纪王虽俊,却是个没人敢嫁的瞎子王爷。

两人的婚事各方算计,索性破釜沉舟自个定了!

徐南风:王爷,我们先假意成婚,等几年后你我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再和离如何?

纪王强忍住狂喜:如此甚好!

成亲后徐南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完了,假戏要真做了。

纪王:徐南风,做了本王的王妃就没有和离这一说法。

徐南风:!

纪王:只有殉夫。

徐南风:……

一句话简介:眼盲王爷独宠小娇(并不)妻的故事。

阅读指南:

1.男主眼盲,后期会治好;

2.1v1互宠,HE;

3.日常向,小甜文,不会涉及太多的宫斗宅斗。

4.本文架空,本文架空,架空!谢绝考据、扒榜和任何形式的转载!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甜文

主角:徐南风,刘怀(纪王)

===============

第1章 逼婚

  阳春三月,桃红柳绿,春雨将徐府的瓦楞冲刷得簇新发亮。深深庭院内,竹影瑟瑟,桃花微红,偶有黄鹂恰恰娇啼,本该是一番静谧雅致的景象,徐南风却没由来生出一股躁郁之气。

  窗边的金丝楠木椅上,坐着一个端庄贵气的妇人,即便是暗纹的素衣也没能掩盖住她眉眼间与生俱来的娇艳,这妇人正是徐南风的后娘,她爹不惜贬妻为妾也要娶回家的真爱——前丞相张庭的嫡亲孙女,张巧儿。

  张氏媚眼如酥,淡淡瞥了一声不吭的徐南风一眼,拿出一家主母的架势来,缓缓道:“城南段家找人来说媒了,男方二十又三,有钱有势,我看挺不错,给你应了?”

  段家乃京城有名的暴发户,族中男人非赌即嫖,名声极差。徐南风知道这后母向来不待见自己,便不咸不淡地笑道:“既然真的不错,不如留给你女儿罢?!?/p>

  张氏的长女名叫徐宛茹,只比徐南风小三四岁,骄横无比。

  张氏眉头微皱:“南风,你什么意思?”

  徐南风道:“没有意思,妹妹不是什么都要跟我争么?段家这样的大门大户,就留给她了罢,省得说我这个做姐姐的不懂得谦让?!?/p>

  她面色平静,说得云清风淡,张氏却品出了其中的讥讽。

  徐南风也懒得与张氏周旋,转身便出了东厢房的门。

  张氏在身后冷声道:“南风,你年纪不小了,由不得你挑三拣四?!?/p>

  徐南风没理她,踏着满院子落红回到了西厢房。

  “听说段家要来向你提亲?段家很不错,听说挺有钱的,怎么样?你应了不曾?”一进西厢房的门,一名穿红着绿的俗艳妇人迎了上来,欣喜地拉着徐南风的手问个不停。

  这便是徐南风那被贬为妾室的生母,叶娘。

  叶娘年过四旬,风韵犹存,松绿的窄袖短衣配大红裙裾,外头罩着百花戏蝶的褙子,高高的发髻上一片珠光宝气,钗饰多得几乎要溢出来,这样堆金砌玉的妆容着实称不上艳丽,顶多称作艳俗。

  “娘,你就别再提此事了,张氏母女安排的亲事你也信?她们巴不得我嫁个恶人,终身受辱才好?!?/p>

  徐南风本就憋了满腹闷气,一头倒在窗边的软榻上,随手拿了本史策翻着看。

  片刻,她瞥到母亲的衣饰打扮,忍不住叹道:“娘,您又打扮得如此花哨作甚?便是再漂亮,父亲依旧嫌弃您是个无权无势的乡妇,不会来这西厢房看你一眼。与其盼着那负心人来垂青,不如早些为你自个儿打算?!?/p>

  “娘都老了,一辈子就吊死在你爹这棵树上,还能有什么打算?现今最大的打算,便是早些将你嫁出去?!?/p>

  叶娘对着铜镜整了整鬓边的发丝,满面都是怨妇的愁苦,又叹道:“南儿,你已经十九了,隔壁家的七娘子在你这么大岁数的时候,两个孩子都能满大街撒野了。前些年,也怪你这身子不争气,不是今儿风寒就是明儿伤筋动骨,整日泡在药罐子里,平白错过了那么多好姻缘?!?/p>

  母亲越说越激动,见徐南风神色敷衍,便伸出一只带满金钏的手臂来,一把夺去徐南风手中的史策,用并不细嫩的手戳了戳她的额头,咬牙道:“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女子无才便是德!平日你爹叫你多诵女德,勤练女红,你偏不听,整日看这些乱七八糟的有何用,能看出个金龟婿来?十九岁了还未嫁人,说出去我都嫌丢人!你看看东厢房那小贱人的女儿,不过十四五岁,提亲的人都快把徐府的门槛踏破了,而你……唉,我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徐南风也不看书了,一手随意地撑在案几上,转过头看母亲那粗糙的指节。叶娘是农妇出身,年轻时为了供丈夫读书科举,干过不少粗活,受过不少苦,老了后即便是花再多的钱,也买不回来她逝去的青春了。

  母亲穷怕了,一朝锦衣玉食,便再也受不得别人的冷眼和奚落,吃穿用度都要和东厢房的那位较个高下。糟糠之妻,色衰而爱弛,被贬为妾室,连唯一的女儿都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于母亲看来,这是她一辈子无法洗刷的耻辱。

  叶娘挤出几滴泪来,掏出一块熏香刺鼻的帕子抹了抹眼角,打量着徐南风的神色道:“南儿,你权当是可怜可怜阿娘,应了城南段家的婚事罢?!?/p>

  徐南风静静的听着,沉静秀美的面容上并无太大波澜。待母亲滔滔不绝地发泄一通,又将那段家大郎夸得天上有地上无后,她才缓缓张开淡绯色的唇,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娘,我不嫁人?!?/p>

  父母间那荒唐又失败的婚姻,磨去了她对爱情的所有期盼。顿了顿,她继而道:“我无法容忍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一个连面也没见过的男人身上,在后院与别的莺莺燕燕争宠,亦或是在寂寞的深院中孤独终老?!?/p>

  无论哪种,对她而言都是噩梦。

  “你!谁教你说这混账话?你是想气死我!”叶娘捂着胸口跌坐在案几旁的小榻上,开始哭天抢地,又大声叱骂她,“你爹可不会养你这种逆女,身为女儿,不嫁个好郎君给父母脸上添光也就罢了,难道还想赖在府上吃白饭不成!”

  叶娘鬓发微散,珠钗凌乱,脂粉在脸上糊成红红白白的一片,像是戏文里的丑角似的,毫无形象可言。

  在外头候着的贴身侍婢听到了动静,连忙跑进屋来,她显然对叶娘的撒野习以为常了,只好伸手去扶她,问道:“夫人,刚还聊得好好的,这又是怎么啦?”

  叶娘一把推开侍婢,攥紧了帕子道,“父母之命媒勺之言,这婚事,我做主给你应下了!”

  她没读过书,将‘媒妁’念成了‘媒勺’,一旁的侍婢已经绷不住笑意了。南风抬眼,轻轻瞥过侍婢,那侍婢慌忙低下头,将翘起的嘴角硬生生压下。

  “彩云,去给夫人泡杯热茶来?!?/p>

  彩云福了福,领命退下,徐南风这才起身走到母亲身边,抬起兰色的衣袖,要帮她擦去脸上狼狈的脂粉印,却被母亲愤愤地推开。

  徐南风也不恼,只垂首站在母亲面前,不急不缓地解释道:“娘,女儿不嫁人,并非是要给您和父亲添堵,只是上门提亲的那些人,并非女儿良配。就论这段家大郎,终日沉迷于酒肆妓馆,游手好闲,声名狼藉,出了名的好色贪财,我如何能嫁这种人?”

  父亲势利,母亲爱财,加之母亲被贬为妾室后,她便是尚书府庶女身份,如此一来,能来提亲的要么是不入流的商贾之后,要么是要将她纳做小妾的洛阳纨绔,即便是有品性可靠的郎君,也被母亲以家境贫寒为由拒之门外。

  “段家大郎身量魁梧,气度威严,又是官僚之后,家中有钱有势,你嫁过去便是正妻,如何不是良配了?至于段家大郎私德,男人未成家前都爱玩,成家后自然会收心?!?/p>

  叶娘犹不死心,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徐南风的肩膀,咬牙道,“更何况,你也不看看你现今是什么身份!徐府庶女,年纪又大,能有大户人家愿意将你明媒正娶已是不错了,由得着你挑三拣四?”

  徐南风深吸一口气,张了张嘴,叶娘却是先一步打断她,“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等你爹一回来,我便同他商议!这次你别再想耍什么花招逃婚,便是抬也要将你抬上段家的花轿!”

  叶娘摔门走了。

  徐南风憋了满腔闷气无处发泄,在榻上烦闷地滚了一圈,又捞起绣枕当做是张氏母女,狠狠地揍了几拳,仍不解气,干脆换了身利索的衣裳,打算出门去散散心。

  徐南风出门逛街喜爱穿男服,做游侠打扮,一来是为了方便行走,二来也可省去诸多麻烦。她换了身牙白的武袍,长发用发带高高束起,干净利落地走出门去,结果在院子里碰见了徐宛茹。

  舞勺之年的少女,青春貌美,身为徐府的掌上明珠,徐宛茹受尽父母宠爱,性格自然嚣张跋扈。

  见到徐南风出来,徐宛茹迈动莲步,拖着荷青色的长裙缓缓走来,稚气但艳丽的面容上满是嘲弄的笑容,挡在徐南风身前,“姐姐去哪,可是又想要逃婚?哎,姐姐年纪也老了,再不出阁,妹妹我都没脸嫁人了?!?/p>

  南风没接她的话,只平静道:“姐姐今日手痒,想揍人,妹妹要奉陪么?”

  徐南风从小身子不好,为了强身健体,便跟着杨将军练了几年武。她话虽不多,语气轻柔,但每一句都带着不容侵犯的凛然之气,徐宛茹也只敢在嘴皮上占占便宜。

  “凶什么呀,这么凶的母老虎,怨不得没人敢要!”徐宛茹不自觉后退了一步,叉腰倨傲道,“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宫里头新出的珠钗,母亲叫我送一份给你,免得落了口舌,让某些居心叵测之人搬弄是非,说我徐家姐妹不和?!?/p>

  徐宛茹抬起下巴,挥挥手,身后躬身的小丫鬟便呈上来一个红漆托盘,上头摆着三两只珠钗。南风扫了一眼,那珠钗都是些有瑕疵的残次品,并不值钱。

  徐南风笑了声,“这些艳俗的玩意我不喜欢,配你倒是刚刚合适?!?/p>

  徐宛茹本来想用这些残次品来讽刺徐南风,孰料却被她抢先讥讽了,登时气得脸颊绯红:“你才俗,你全家都俗!”

  徐南风绕过徐宛茹,“骂得好,替我爹谢谢你了?!?/p>

  徐宛茹一口气噎在喉中,却是不依不饶,拉住徐南风挡在她身前。

  “放开?!毙炷戏缗∶?,实在不想再看见徐宛茹这张嚣张跋扈的面容,便腕上用力一抖,挣开了她的束缚。

  “你!你打人!”

  徐宛茹气急,见徐南风大步朝门口走去,徐宛茹高声喊道:“来人??!大姐又要逃婚了,快抓住她!”

  “大呼小叫,成何体统!”廊下,一个美艳端庄的妇人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缓缓走来,她轻描淡写地扫了徐宛茹一眼,低声道,“回房,抄女戒?!?/p>

  这妇人,正是徐父不惜将糟糠之妻贬为妾室,也要将她娶回家扶正的真爱。

  “母亲,她打……”徐宛茹红着脸,愤愤不甘地指着徐南风。

  “禁言?!闭攀涎垌蛔?,带着一家主母的威严,“回房?!?/p>

  徐宛茹狠狠瞪了徐南风一眼,扬手将丫鬟手上的红漆托盘打落,珠钗发饰崩落了一地,她这才冷哼一声,提着裙子跺着脚跑回了房。

  张氏将视线投在徐南风身上,面上带着完美的笑,淡淡道,“早些回来,今日你爹会回来用午膳?!?/p>

  徐南风没再看她们一眼,脚步不停,跨出了门。

  川流不息的洛阳街道,沿街小贩的吆喝声络绎不绝,徐南风逆着拥挤的人群漫无目的的走着,心中对徐府的龃龉之事越发厌恶。母亲的粗俗贪财,父亲的冷漠势利,张氏的两面三刀,妹妹的骄纵跋扈,还有自己的孤立无援……都让她无比厌倦。

本文每页显示100行  共58页  当前第1
返回章节列表页    首页  1/58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地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下载盲宠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谢谢!